主页 > 乐园未来 >Nest的内部大混战,很可能源自于苹果与Google的文化冲 >

Nest的内部大混战,很可能源自于苹果与Google的文化冲

乐园未来 来源:http://www.www72msc.com 发布时间:2020-06-08

Nest的内部大混战,很可能源自于苹果与Google的文化冲

在三月底,美媒《The Information》对 Google 旗下物联网子公司 Nest CEO Tony Fadell 的一篇报导意外掀起了一场风波。报导本身披露了 Nest 内部严重的不合状况,Nest 收购的镜头创业公司 Dropcam 原 100 名员工已有超过五成离职,而其中之一的前 CEO Greg Duffy 并将 Tony Fadell 形容成「暴君」,整个 Nest 宛如 Tony Fadell 统治下的陈腐官僚体制。

在报导出来以后, Greg Duffy 还另外加码在 Medium 撰写专文,回击 Tony Fadell 对 Dropcam 团队「不够格」的批评,并表示规模小很多的原 Dropcam 团队,明显比 Nest 为 Google 带来更亮眼的收益。甚至最后 还有前 Dropcam 工程师匿名 在 Reddit 爆料,在 Tony Fadell 带领下,员工被迫每天加班到已严重影响婚姻和个人生活的地步。

Greg Duffy 以国王新衣为例,在 Twitter 上发表疑似讽刺 Tony Fadell 的言论

原本在两年前 Nest 风光以 32 亿美元的高价风光被 Google 所收购,并且被视为 Google 进入智慧家庭领域的重要基石;随后不到半年, Nest 又以 5.5 亿美金买下 Dropcam,顿时间颇有将为 Google 掀起一股智慧家庭大革命的惊人气势。不过这两年内 Nest 并未如外界想像有一番大作为,仅仅只推出一款整合性的产品 Nest Cam 跟旧有产品的升级,营收数字更是远低预期。

对 Nest 而言难关更不仅于如此,似乎就连自家老闆也看不太下去目前的窘境。在面对对手 Amazon 强劲的智慧家庭语音助理 Echo 时,Google 并非选择 Nest 与 Dropcam 开发其竞争产品,而是使用 Android 和 Search 中积累的语音识别技术,展开代号「Chirp」的开发计画;甚至就算 Nest 自己主动争取参与研发,Google 也将其排除在外。

而现在 Nest 更是随即公布将在五月完全关闭旗下产品 Revolv 智慧家居中心的支援系统,原本 300 美元的 Revolv 将彻底丧失功能,变成家中完全多余无用的一块「砖头」。 Revolv 本身是在 2014 年被 Nest 另外收购,但似乎 Nest 要的是员工而不是产品;甚至在 Nest 收购初期,就已马上停止了 Revolv 产品的贩售。

「灾难」很可能源自于 Google 组织文化与 Tony Fadell 风格的抵触

《财富》杂誌 从产品面的角度出发,分析并认为目前 Nest 陷入了止步于平台,而非建构生态系的窘境;但若以组织管理与文化的角度来看,Nest 这场背腹受敌的灾难,很可能正好是 Google 组织文化与 Tony Fadell 个人领导特质牴触所导致的结果。众所皆知,Tony Fadell 也是鼎鼎大名的 iPod 之父,他曾表示自己「始终是个设计师」,并对设计美学有着近乎苛求的超高标準;但就跟他的老同事贾伯斯一样,Tony Fadell 也是善于说「不」,相当坚持己见甚至作风强硬的一个人。

另外,Google 相当喜好保持 扁平化的组织 ,一方面让主管与员工保持良好垂直沟通,保持「由下而上」的创新能力,另一方面也力保不同团队间有足够的水平联繫。即使到了成立控股母公司 Alphabet 也是一样 ,虽然旗下子公司就算各具有强力领导人和独立性,但深根已久的 Google 组织文化让他们同时具备横向的整合能力,像 X 实验室无人车开发初期就能充分利用 Google Maps 资料在其中就是一个显着的例子。

但这看似「彼此独立却又能横向合作」的企业文化,在碰到 Tony Fadell 来自「苹果式」,跟贾伯斯并无二致的强力上至下管理方法很可能就会有问题。如果 Greg Duffy 跟匿名工程师的爆料为真,那幺 Tony Fadell 对员工过于苛刻的态度确实是让 Nest 陷入困境的主因之一;但若从再俯视一点的角度来看, Tony Fadell 对产品坚持己见却不善沟通的风格,就已相当程度阻断了跟其他子公司的合作机会;Tony Fadell 的高压管理风格在扁平组织下,那种马上让压力感染到每个员工的状况将阻碍由下至上的创新想法。

换言之,Tony Fadell 的管理方法自然是出于 苹果那种高度控管、严谨不容失败,讲究领导者个人能力与细节的环境 ;这并不是指 Google 就不追求严谨,但从 Alphabet 对各子公司各负盈余的布局,就可以察觉 Google 文化容许一定的犯错;可是在众多 Alphabet 子公司其中,由 Tony Fadell 领军的 Nest 就好像在众多鸡蛋中放了一颗石头,在自家产品上或许能依管理者自己的想法追求品质极致,但却缺乏了横向沟通,甚至整合其他自家技术的空间。

还有机会吗?

不可否认把策略过度集中在 Nest 状况下,目前看来对 Google 在发展家居物联网方面确实有不小的风险。目前 Nest 在下一个主力产品 Flinstone 上已耗费了整整三年时间,但到目前为止却没有任何进一步的消息;Google 也给了 Nest 最后通牒,一定要在今年秋季发表新品。不过往好处来看,若 Nest 可以一改过去的「孤高」态度,与其他 Alphabet 旗下技术整合并不是毫无机会。Tony Fadell 确实是名绝无仅有的设计师与发明者,但这也就得看他是否愿意「放开心胸」,将 Nest 组织调整成更适合 Google 的样貌。

欢迎加入「Inside」Line 官方帐号,关注最新创业、科技、网路、工作讯息
Nest的内部大混战,很可能源自于苹果与Google的文化冲
热门内容
小编推荐